Menu
Woocommerce Menu

以及公司在内地发行约7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债务问题,天瑞集团虽成功入主山水水泥董事会

0 Comment

摘要:
山水水泥新任董事廖耀强会见传媒时表示,新董事会将着手处理于2020年到期的约5亿美元债券的赎回问题,以及公司在内地发行约7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债务问题,当中部分已出现违约。他希望给予市场正面信息,新董事局会好好管理公司。
  山水水泥新任董事廖耀强会见传媒时表示,新董事会将着手处理于2020年到期的约5亿美元债券的赎回问题,以及公司在内地发行约7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债务问题,当中部分已出现违约。他希望给予市场正面信息,新董事局会好好管理公司。
  
  代表山水投资一方的廖耀强表示,山水水泥过去的股东争拗影响到债权人、股东、投资者对山水水泥的信心,亦影响公司评级及筹资能力。他相信今次新董事会成员获委任后,能扫除多个不明朗因素,待公司运作重回轨道,股份就可以复牌。
  
  对于山水水泥中期业绩因市场不景而造成约10亿元亏损,廖耀强表示不同意及不接受,认为公司在短短半年内行政费用由5亿多元大幅增至8亿元是不合理,反映前董事张才奎及张斌父子把持公司期间,对股东利益带来损害。
  
  他更批评张氏父子在10月14日擅自更改旗下山东济南水泥的章程,此举属侵害股东权益行为,会就此征求法律意见,保留追究权利。
     代表天瑞水泥的李和平表示这天(更换董事)早应该来临。

摘要:
12月1日,香港联交所网站发布了山水水泥特别股东大会投票表决结果公告,山水水泥的董事会成员变更为:李留法、李和平、廖耀强、华国威、张家华、黄清海、何文琪、张钰明、罗沛昌。天瑞集团成功控制山水水泥董事会。事实上,天瑞集团虽成功入主山水水泥董事会,除了无法控制山水集团外,还将在山水水泥的财务状况上面临更大的资金考验。
  12月1日,香港联交所网站发布了山水水泥特别股东大会投票表决结果公告,山水水泥的董事会成员变更为:李留法、李和平、廖耀强、华国威、张家华、黄清海、何文琪、张钰明、罗沛昌。记者从天瑞集团获悉,山水水泥新任执行董事李留法和李和平等皆由该公司提名,这标志着经过数次提议召开股东会后,天瑞集团成功控制山水水泥董事会。
  
  几乎同时,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集团)发布公告称,已经注意到公司股东山水水泥的董事会变更,山水集团董事会、管理层将持续恪守职责,保障公司和债权人的最大权益。
  
  山水集团党委书记陈学师表示,作为红筹股香港上市公司,山水集团董事会执行中国《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天瑞集团虽已入主山水水泥董事会,但却无法控制山水水泥境内的主体企业——山水集团;事实上,山水水泥几乎所有的主营业务和利润都是来自山水集团。
  
  记者从亚洲水泥了解到,目前山水集团依然由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支持下的以张斌为董事长的管理层所控制。
  
  另一方面,记者从济南市政府获悉,由地方政府主导成立的山水集团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已经进驻山水集团,现场办公,保持山水集团生产经营秩序正常,保证员工利益不受损失。
  
  事实上,天瑞集团虽成功入主山水水泥董事会,除了无法控制山水集团外,还将在山水水泥的财务状况上面临更大的资金考验。
  
  据了解,天瑞集团入主山水水泥董事会后,公司新一届董事会首先面临山水水泥的5亿美元债务偿还问题。根据此前该笔本应2020年到期的5亿美元债券发行条件规定,如山水水泥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山水水泥将在变更过后30日内立即还款。
  
  山水水泥相关负责人表示,山水水泥的董事会成员一旦变更,在未来的30天内,须按相等于票据的本金总额的101%另加该本金的累计未付利息的回购价,回购所有尚未清偿的票据,其中就包括2020年到期的本金为5亿美元,息率为7.50%的海外优先票据。

摘要:
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历经十年探索实现达标达产稳定运行,是琉水十年来技术研发、探索创新和谋求转型的重要成果,凝结了北京市政府的期许、金隅(242.5元/吨,0%)集团的鼎力支持、琉水人的呕心沥血以及老国企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撰写了一部中国水泥工业励精图强的“老鹰击喙”史。
  10月23日,北京市琉璃河水泥有限公司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正式取得《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标志着该公司由传统的水泥制造型企业向环保型企业转型圆满成功,生产经营结构迈入更加科学合理、绿色健康发展的新阶段。
  作为中国水泥行业的“老字号”,历经76年的风雨沧桑,琉璃河水泥公司生动地记录了中国水泥工业近百年历史的变迁,也为北京市的发展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上世纪50年代的十大建筑到90年代的亚运工程,再到“鸟巢”、“水立方”、T3航站楼等首都标志性建筑,都深深烙刻着“琉璃河水泥”的身影和足迹。面对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和新任务,琉水从没有停止过发展的脚步,紧密对接首都城市功能定位,积极调整产业结构,走出了一条以循环经济和环保产业为发展方向、水泥产品为支撑、技术服务产业为助力的绿色发展之路。在研发国际领先的创新型低温余热发电技术以及荣获中国工业大奖表彰奖的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焚烧飞灰技术过程中,几代琉水人不断探索创新、砥砺奉献。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历经十年探索实现达标达产稳定运行,是琉水十年来技术研发、探索创新和谋求转型的重要成果,凝结了北京市政府的期许、金隅(242.5元/吨,0%)集团的鼎力支持、琉水人的呕心沥血以及老国企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撰写了一部中国水泥工业励精图强的“老鹰击喙”史。
  行者无疆担重任 思者无涯为梦圆
  “飞灰”是指垃圾焚烧发电厂在烟气净化系统收集的残余物,含有苯系物等有机污染物,以及铅、铬等重金属,是不折不扣的危险废弃物。这些有毒物质一旦释放,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危害不言而喻。由于绝大部分城市没有危险废弃物处理设施,而有危险废弃物处理设施的又严重缺乏处置飞灰的硬件设施,飞灰的安全、妥善处理成为困扰各大城市的共同难题。
  2005年,北京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和琉璃河水泥有限公司共同承担了北京市“垃圾焚烧飞灰资源化”重大研发课题,琉水从此踏上了探索飞灰处置技术研究的漫漫长路。先后经历前期实验室技术研究和中试阶段、中期工业线建设准备工作和技术研究阶段、飞灰处置工业生产线建成调试阶段、飞灰处置工业生产线技术优化集成阶段和工业化示范推广阶段。作为国内首条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焚烧飞灰样板工程,其技术研发、工业线建设、生产调试、技术优化、验收和取证等都没有现成的经验和模式可资借鉴和参考,这条示范线就意味着先天存在着种种未知的“困局”等待破解和攻克。
  前所未有不可预见的技术节点、大量技术研发和改造资金的投入、没有标准和样本的验收和取证程序、来自四面八方的种种不理解甚至是嘲讽都让琉水这家面临迫切转型的百年老企压力重重、呼吸局促。“水泥厂搞盐化工,简直是在瞎胡搞”“研发中心是‘造火箭’的”“投了这么多钱,也看不到头儿”……面对这些声音,琉水人选择了充耳不闻、“我行我素”;面对不可预见的技术难题,琉水人没有遇难则止,一路披荆斩棘、蹒跚前行。飞灰项目从承接伊始,项目攻关小组便没有节假日,加班加点是常事、废寝忘食常有之。他们想尽办法克难攻坚,不断探索技术、优化工艺、革新设备,飞灰示范线在攻坚克难、创新突破中不断探路、不断升华,日臻完善。据不完全统计,飞灰线研发总投入时长超过8万小时,先后提出并实施技术改造60余项,专题会和现场会300多次。无论过程多么艰难险阻,琉水人在探索飞灰技术研究这条道路上,从没有停止过追梦的脚步。
  青山座座皆巍峨 壮心上下勇求索
  从2005年到2015年,十载探索,呕心沥血,清晰地记录了飞灰处置技术研究经历的种种困难曲折和取得的丰硕成果。
  在克服工程设计经验不足,工艺布置、设备安装、电气自动化控制无先例可循等难题,2009年9月飞灰处置中试线成功建成投产,通过北京市科委验收。2010年7月召开“利用水泥窑共处置垃圾焚烧飞灰专家论证会”。
2011年克服重重阻力,取得《环境影响报告书批复》、《规划意见书》等项目建设前期手续。2012年11月建成国内首条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标志着水泥窑共处置垃圾焚烧飞灰工程化技术正式应用。2013年飞灰线实现全线贯通和连续运行,在经过水质稳定改造和MVR母液回流改造后,基本实现日处理30吨的能力,但距离日处置100吨的目标还相差甚远。随着上游垃圾焚烧厂工艺发生重大变化,飞灰成分和飞灰颗粒级配改变,平均粒径大大降低,导致飞灰处置线调试过程中出现一系列技术难题:橡胶带式真空过滤机出料滤饼含水率高(>40%,原设计25%);立式烘干机频繁发生结皮堵塞,烘干机打散翅子磨损严重;
MVR蒸发结晶系统降膜蒸发器结垢现象严重,清理困难;结晶系统各转料管道容易堵塞;飞灰入窑协同处置量偏低、运转率低等。
  无经验可循是飞灰示范线面临的最大难题。为彻底解决上述难题,研发人员不分节假日坚守在生产现场,仔细查看各生产环节,收集、汇总、分析生产数据,审慎研究工艺改进方案。为保证方案的可行性,研发人员带着飞灰样本星夜兼程,仅三天时间就考察浙江丽水、宁波、金华等地,他们夜间赶路,白天与厂家技术人员交流;经多方研讨、论证,自行设计工艺路线,自行组织设计技术实验,积累了大量实验数据,2014年7月至10月成功实施飞灰水洗预处理改造、烘干机添加预处理改造、蒸发结晶系统改造和水处理优化改造。12月飞灰处置工业生产线实现连续72小时达产运行,日处置量达103吨。
  琉水飞灰处置线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彻底实现“零排放”,是真正的最终处置而非较为简单的过程处理。飞灰中不可溶的钙、硅、铝、铁等化学组分送入水泥窑进行协同处置,形成水泥熟料,整个过程没有废渣排放;可溶的钾、钠、氯等盐分溶入到飞灰水洗液中,经MVR蒸发结晶系统,产生结晶盐和蒸馏水,蒸馏水全部回用到水洗预处理过程。为保证飞灰处置过程中的“零排放”,毫无盐化工知识和处置经验的研发人员可谓吃尽了“苦头”,他们多次调研国内多家盐化工类企业,行影匆匆地奔波在全国各地。东到天津汉沽的海盐、南至河南平顶山的井盐、西抵青海湖的湖盐,先后到国家工业结晶盐工程技术研究所、天津中盐工程技术研究院、河南石油和化工协会、青海湖盐集团等国内知名盐化工研究机构学习交流,抽出大量时间学习最基本的盐化工知识。“苦心人天不负”,历经千辛万苦,如今飞灰线实现了处置过程中废水、废渣“零排放”。截止11月底,今年飞灰工业线已经累计出盐近6000吨。
  千淘万漉虽辛苦 吹尽狂沙始到金
  年去岁来,日复一日,砥石十载,终化钝为利。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使传统水泥生产和垃圾焚烧飞灰终端处理无缝契合,带来了飞灰处理方式的颠覆和传统水泥生产的绿色革新。水泥窑共处置垃圾焚烧飞灰在经过水洗预处理、污水处理、飞灰煅烧三大工艺后,飞灰中的二噁英被完全分解,重金属则被有效固定在水泥熟料晶格中,真正形成闭环的飞灰处置和综合利用体系,实现垃圾焚烧飞灰的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安全化处置,迈出了彻底解决“垃圾围城”终端处置难题的历史性一步。
  飞灰处置技术在中期研究过程中,目前已获得授权专利11项,新申请受理4项,基本形成全方位、重点覆盖的系统性专利保护群。目前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达标达产运行稳定,随窑运转率100%,已具备工业化示范推广条件。该技术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将会形成新的产业链、价值链和生态链,对于拓展传统水泥行业转型升级路径和经济增长点,发展环境保护产业、服务城市环境建设、改善人类生存环境都具有深远意义。
  飞灰工业化处置示范线的成功运行和《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成功取得,标志着琉水完全实现了转型升级、结构调整的革命式改革,探索出一条水泥窑协同处置城市垃圾飞灰的新路径,为全国水泥行业转型发展提供了样板和经验,奠定了琉水在探索循环经济和环保产业发展、引领水泥企业全面推进结构转型升级的行业领先地位。面对政治、经济、环保新常态,琉水将一如既往探索利用水泥窑发展循环经济和环保产业的新路径,全力塑造服务城市建设、改善人类环境的辉煌明天。企业真正成为
“政府好帮手、城市净化器”。   正所谓:
  飞灰之路漫漫兮,琉水十年求索;   披荆斩棘克难兮,砥砺耕耘不辍;
  长风破浪有时兮,而今成果硕硕;   解决垃圾围城兮,还尔天湛地阔。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