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明弘主动关停两条格法玻璃生产线,双方务实合作蕴藏着很大的潜力

0 Comment

摘要:
明弘玻璃脱胎于湖北荆玻集团,创始人王明洪从承包荆玻集团一条生产线起步,最初生产普通格法玻璃,因产品单一,市场有限。意识到危机的王明洪主动求变。2009年,明弘建起4条生产线,生产超白、超薄、压花玻璃,产能扩张到300万重量箱,成为全国同行业中格法玻璃的翘楚。
  明弘玻璃脱胎于湖北荆玻集团,创始人王明洪从承包荆玻集团一条生产线起步,最初生产普通格法玻璃,因产品单一,市场有限。意识到危机的王明洪主动求变。2009年,明弘建起4条生产线,生产超白、超薄、压花玻璃,产能扩张到300万重量箱,成为全国同行业中格法玻璃的翘楚。
  
  市场突变!2010年,先是消费升级导致格法玻璃市场地位弱化。随后,国务院出台政策,淘汰格法工艺平板玻璃落后产能。明弘玻璃面临“政策淘汰、技术滞后、产能过剩、产品滞销”的生死危局。
  
  如何转型?公司计划新上普通浮法玻璃生产线,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又遭遇国家产业政策当头一棒:平板玻璃作为六大过剩产能行业之一,停批新增产能。
  
  何去何从?董事会邀请高校和科研院所专家研判玻璃产业发展趋势,研究国家产业政策,并向工信部、环保部咨询,最终拍板:进军国家产业政策鼓励的LOW-E玻璃,高起点、高台阶,重振雄风。
  
  2011年底,在沙洋县的支持下,明弘玻璃以产能“等量置换”的方式,在沙洋经济开发区新建两条LOW-E玻璃生产线。
     资源循环 绿色发展      2012年,明弘投资
10亿元的LOW-E玻璃生产线一期工程动工,次年3月建成投产;2014年12月,二期项目投产。
  
  两条LOW-E玻璃生产线建成,明弘成功转型升级。去年,公司生产玻璃1500多万重量箱,产值8亿元,上缴税金3500万元,同比增长120%,成为同行中异军突起的新生力量。
  
  发展新型优质节能玻璃的同时,明弘主动关停两条格法玻璃生产线,淘汰落后产能200多万重量箱,落后的格法玻璃工艺彻底退出。
  
  不断引入新技术、新工艺。“窑炉温度达1000多摄氏度,排出后有400多摄氏度,不利用很可惜,还造成了排放超标。”章言清说,公司从北京天壕节能科技公司引进余热发电技术,从秦皇岛玻璃研究设计院引进纯氧助燃专利,走循环经济之路,降低成本。“余热一年发电5700万千瓦时,节约电费2264万元,折合少燃标煤1。8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4780吨。”章言清说,采用纯氧助燃技术后,能提高玻璃产量8%,提升质量10%,节约天然气1033万方/年。
     补齐短板,延伸链条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平板玻璃产能过剩,利润空间收窄。明弘意识到只有走玻璃精深加工之路,延伸产业链,才能赢得更大效益。
  
  去年底,明弘玻璃投资10亿元、年产1200万平方米离线镀膜玻璃及其深加工项目动工,今年投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20亿元,利税2亿元。
  
  以现有国内最先进的浮法玻璃生产线为依托,明弘向辐射镀膜玻璃、钢化玻璃、中空玻璃等深加工玻璃领域发展。同时,日产600吨的汽车玻璃等高新技术项目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中。
  
  应对国家产业政策调整,沙洋坚持创新发展,推进玻璃产业向低碳化、艺术化、精细化方向发展;引导具有上下游产业关联的玻璃企业集聚发展,支持优势玻璃企业整合兼并重组,提高整体竞争力。
  
  以明弘玻璃为龙头,沙洋加快推进玻璃产业转型升级,着力打造新型建材玻璃;微晶板及高档装饰板;玻璃工艺品;光伏、汽车玻璃四大玻璃产业链。“十三五”期间,沙洋规划建成双百亿产业园,形成中南地区最大的玻璃产业基地、玻璃产品集散地、玻璃行业高新技术转化中心,成为中南地区“玻璃航母”。“省委十届七次全会指出,我省是制造业大省,具有良好的装备制造业基础,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和空间。我们要继续推进玻璃产业供给侧改革,提高其供给体系质量、效率和竞争力。”沙洋县委书记揭建平说。

摘要:
2015年11月下旬,中国西部水泥有限公司与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之间开始合作,预计在2016年上半年完成后,将使海螺水泥以51%的股份占比成为西部水泥的控股股东。
  2015年11月下旬,中国西部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水泥)与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螺水泥)之间开始合作,预计在2016年上半年完成后,将使海螺水泥以51%的股份占比成为西部水泥的控股股东。
  这是国内水泥行业首个跨境换股的并购案例,可谓开创了强强并购创新模式的一大先河。
  渭河平原,南倚秦岭,北界北山,西起宝鸡峡,东至潼关,这一东西长约360公里的区域,正是美丽而富饶的关中平原,也号称“八百里秦川”。
  这个狭长的区域,现在却是整个陕西省水泥市场竞争最为激烈的地方。“由于石灰石资源丰富,大大小小38条水泥生产线汇集于此,毫不夸张地说,平均每20公里就有一条生产线。”陕西省水泥协会负责人指着墙上的地图向记者讲述道。
  伴随着中国经济整体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速度逐渐放缓,各个行业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问题。传统水泥行业自然深受其害。
  近年来,水泥价格一直处于低位,部分企业几近亏损、甚至破产。化解产能过剩需要发挥企业的市场主体作用,特别是领军水泥企业要勇于承担带头责任。这就逼迫企业通过更多创新并购或重组等方式,加快兼并重组的步伐。
  海螺水泥控股西部水泥,正是我国水泥行业以资本为纽带加强市场协同,加快兼并重组的一大典范。
  “产能过剩导致产能发挥很低。所以双方合作的初衷是从市场整合的角度来考虑,此交易将有利于优化海螺水泥及西部水泥的产能配置、化解产能过剩,使西部水泥引入并借助海螺水泥的先进工艺技术、装备以及企业生产、运营管理经验,促进淘汰落后产能并实现规模效益,降低环境治理、融资及管理等方面的运营成本,提升产品竞争能力和企业运营能力。”西部水泥首席执行官、尧柏特种水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马维平博士告诉记者。
  一见倾心:强强联姻的主动调整
  所谓跨境换股,是指外国(境外)投资者以股权作为支付手段并购境内公司,即境外公司的股东以其持有的境外公司股权,或者境外公司以其增发的股份,作为支付手段,购买境内公司股东的股权或者境内公司增发股份的行为法。
  1997年,海螺水泥H股(00914.HK)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交易;2002年,又增发A股(600585),成为国内首家“A+H”股上市公司。尧柏水泥则于2010年以西部水泥(2233.HK)的名称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
  根据公告,2015年11月下旬西部水泥与海螺水泥正式签署股权收购协议,海螺将其在陕西的四家子公司(千阳海螺,乾县海螺,众喜金陵河和众喜凤凰山)的股权转让给西部水泥,作为支付的对价,西部水泥再次增发股票。
  简单来说,就是西部水泥通过在境外发行的股票收购了海螺在陕西区域内的资产,海螺一跃成为控股股东。
  事实上,尽管全行业面临着产能过剩的大难题,国家也鼓励通过兼并重组化解产能过剩,但是行业内龙头企业强强联合的并购却并不多见。
  因为,在水泥行业,国内过去的并购重组模式大多停留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阶段,这种并购方式之下,小的企业几乎完全被收纳到大企业的体系之中。
  而此次西部水泥与海螺水泥跨境换股、强强合作,对于水泥行业兼并重组的创新模式,可谓一次勇敢的探索和尝试。
  如果把企业间的并购合作比作一场姻缘,两者的战略合作其实并不存在究竟“谁追谁”的问题,而是一场一见倾心、门当户对的联姻。
  “从2015年五六月开始有了合作的提议后,我们两家企业一拍即合。”马维平娓娓道来,“尽管在具体的谈判细节上也曾有重重磨难,但是我们之间的目标始终一致,因为我们最终目的就是合作共赢。”
  总的来看,海螺水泥控股西部水泥是一个“三部曲”的故事。
  第一部曲,2015年6月,西部水泥针对海螺定向增发20%的股票,增发之后,海螺占股西部水泥16.67%,借此以第二股东的身份进入西部水泥;第二部曲,海螺通过在二级市场的交易,股票增持到21.2%;第三部曲,西部水泥增发新股购入海螺在陕西市场的四家工厂,从而海螺水泥占股51%,成为西部水泥最大的股东。
  采访过程中,“尧柏水泥,西部明珠”,这个中国水泥协会原会长雷前治的题词让记者印象深刻。谁曾想,30多年前的尧柏水泥,还只是陕西蒲城尧山脚下的一个地方小厂。如今的西部水泥却已经发展成为陕西水泥市场的龙头企业,全国产能排名居于第15位。
  提起海螺水泥,10年前便有这样的评价:世界水泥看中国,中国水泥看海螺。海螺水泥作为全国水泥市场的领军企业,在技术创新、企业管理及成本控制等方面有着独一无二的优势。
  “双方依托各自优势共同发展,对于未来市场我们都充满信心。”马维平表示。
  根据双方目前的协商,并购之后西部水泥依然保持上市公司的相对独立性。“海螺水泥会根据实际情况,从生产技术、成本控制和企业管理等方面,协助西部水泥提升经营效益,降低管理和财务成本。”马维平告诉记者。
  由此,一场强强联合的大幕徐徐开启。
  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国企和民企之间的并购并不新鲜,经过多年的发展早已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这主要得益于国企的实力与民企的活力相结合,所激发的企业市场竞争力的提升。
  海螺水泥属于国有企业,尧柏水泥则是纯粹的民营企业。一个是行业领先,一个是区域龙头,两者的并购是混合所有制经济中强强联合的典例。毫无疑问,两者之间的合作对于我国水泥行业正在经历的化解产能过剩、调整产业结构和产业转型升级来说,是及时且极具示范价值的。
  楚宇峰作为尧柏水泥的财务总监全程参与了海螺水泥和西部水泥的战略合作。他特别强调,此次海螺水泥和西部水泥的并购正是借着经济结构整体转型升级的机遇,所做出的主动调整。而这一主动出击的意义和影响不可小觑。
  重组水泥市场:并购合作多重利好
  “兼并重组的目的就是为了化解产能过剩,提高产业集中度,维护健康的市场环境。通过战略合作,发挥各自企业优势,提升企业效益,实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马维平对这次并购的落地充满期待。
  此次海螺水泥和西部水泥的战略合作将有着深远的意义和影响。这不仅体现在对双方企业上,更体现在对整个水泥行业和全国水泥市场格局的调整上。

摘要:
岳大使介绍了塔国内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对华新水泥公司在塔发展取得的显著成绩给予高度评价,强调在当前中塔两国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产能合作快速推进的形势下,双方务实合作蕴藏着很大的潜力,希望华新水泥公司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强化科学管理,挖掘内部潜力,深耕内外市场,确保安全生产,弘扬企业文化,为促进中塔两国务实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贡献更大力量。
  2016年1月18日,驻塔吉克斯坦大使岳斌会见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刘云霞。
  
  岳大使介绍了塔国内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对华新水泥公司在塔发展取得的显著成绩给予高度评价,强调在当前中塔两国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产能合作快速推进的形势下,双方务实合作蕴藏着很大的潜力,希望华新水泥公司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强化科学管理,挖掘内部潜力,深耕内外市场,确保安全生产,弘扬企业文化,为促进中塔两国务实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贡献更大力量。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