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陕西产区部分陶瓷企业销量萎缩,公司已与拉法基中国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0 Comment

摘要:
与同行豪瑞公司完成总部层面的重组后,国际水泥巨头拉法基公司开始对中国区水泥资产进行整合。
  与同行豪瑞公司完成总部层面的重组后,国际水泥巨头拉法基公司开始对中国区水泥资产进行整合。
  
  日前,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水泥”)对外公布,公司已与拉法基中国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法基中国”)签订《关于拉法基中国转让部分在华非上市水泥资产之框架协议》,华新水泥计划斥资14亿元,收购拉法基中国在重庆、云南和海外市场的7家子公司,借此,已更名为拉法基豪瑞公司的水泥巨头企业将中国区的部分非上市水泥资产注入华新水泥。
  
  不过,当前这一并购计划还只是框架协议,双方的合作也还需以四川双马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双马”)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取消非竞争承诺为前提,四川双马为拉法基中国另一国内上市公司。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担心,“自2008年四万亿政策出台后,拉法基中国在行业内竞争力下滑”,另一位行业人士则认为,拉法基中国在西南地区相对优质资产是四川双马,但后者一直在谋求独立,后续会不会与华新水泥合并,还很难说,当下华新水泥的这笔买卖是否划算,还需看华新水泥后续的整合能力。
      拉法基在中国   
  在中国水泥行业中,拉法基中国并不算失败的企业。   
  早在1994年进入中国后,拉法基与北京市怀北矿山水泥工业公司、国投资产管理公司合资建立北京兴发水泥有限公司,但初期北京市场的开拓并不太如意。随后,拉法基来到当时尚处于水泥产业“处女地”的西南市场收购多条小型生产线,开始在中国市场崭露头角。
  
  2005年是拉法基在中国市场快速拓展的时期。当年,拉法基与瑞安建业宣布合并双方在中国的水泥业务,并合作成立拉法基瑞安水泥公司。同年,拉法基还并购四川双马,拥有旗下第一家水泥上市公司,这种快速的扩张,让拉法基收获水泥业的“西南王”的称号,在当地市场一度市场占有率靠前,而中国区也成为唯一一个拥有拉法基公司全部业务的市场。
  
  但好景不长。2008年,国家推行“四万亿计划”,全国范围内的基础设施建设突飞猛进,房地产行业也跑步发展,在这种局面下,资本纷纷抢滩水泥产业,欲分一杯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6年到2014年间,中国水泥产量从12.4亿吨增长至24.9亿吨,增加了13.5亿吨。全行业陷入了严重的产能过剩。
  
  激烈的竞争格局下,拉法基中国的业务快速下滑,水泥行业进入产能过剩大周期,上述行业人士表示,拉法基中国的企业竞争力快速下降,负债逐步提高,此后,公司还与瑞安建业“分手”,并对外宣布启动削减成本超过10亿欧元的降成本计划。直到2015年,公司与豪瑞公司合并,整合后的企业更名为拉法基豪瑞公司。
      借华新水泥翻身?   
  早在拉法基和豪瑞公司传出合并消息时,中国市场就传出华新水泥将与拉法基合作的消息。
  
  “至少已传了2年。”业内人士说,到如今才公布双方整合的第一步,速度有点慢。
  
  华新水泥公告资料显示,此番拉法基与华新水泥计划交易的收购标的包括:重庆拉法基瑞安参天水泥有限公司74%的股权、重庆拉法基瑞安地维水泥有限公司97.27%的股权、重庆拉法基瑞安特种水泥有限公司
80%的股权、拉法基(重庆)混凝土有限公司100%的股权、重庆拉法基凤凰湖混凝土有限公司
100%的股权、云南拉法基建材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和Sommerset Investments
Limited(设立于毛里求斯)100%的股权,预计购买价格总计为人民币14.14亿元。
  
  按公布资料计算,拉法基中国基本将旗下所有非上市资产装入上市公司,若交易完成后,华新水泥的产能将新增1600万吨左右,其在行业的规模再度靠前。
  
  “但这部分资产的盈利能力不够强,还有很多工厂是亏损的。”上述行业人士则表示,华新水泥的主战场在华中区域,双方业务的协同作用并不明显,当下双方均受水泥行业下行周期影响,华新水泥更加看好的是标的资产相对便宜的价格。
  
  对华新水泥来说,新增的7家工厂可能也并不一定只是“包袱”。另一业内人士透露,拉法基中国此前在中国的管理导向基本上依靠成本考核,很少考核销售和市场,因此,其拥有很强的成本管控能力,但市场开拓能力比较差,而华新水泥在市场的开拓能力较强,通过前期托管拉法基部分工厂,这些工厂已逐步减亏,因此,华新水泥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拿下这部分资产后,其规模效应增强,且后续公司还可新增几个工厂用于发展环保方面的产业,“这并不是一笔赔钱的买卖”。

摘要:
近日,8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个省(自治区)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掀起了新一轮环保风暴,江西、广西等陶瓷产区首当其冲。其中,第四环保督察组进驻江西,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广西,进驻时间从7月14日至8月14日,为期一个月。
  近日,8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分别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8个省(自治区)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掀起了新一轮环保风暴,江西、广西等陶瓷产区首当其冲。其中,第四环保督察组进驻江西,第六环保督察组进驻广西,进驻时间从7月14日至8月14日,为期一个月。
  据《陶城报》记者综合各产区地方政府部门发布的信息发现,江西20家陶瓷企业、广西5家陶瓷企业被通报,其中,上高县县天朗陶瓷煤气站长,因企业违法排放含酚废水问题污染锦河,被行政拘留7天。另外,江西、广西等地乱开乱采高岭土的现象也被环保督察组叫停。其中,江西景德镇乐平市涌山镇东岗村高家五组私自开采的瓷土矿,被乐平市国土资源局责令全面停产,并处罚人民币1万元整;江西抚州市临川区高岭土盗挖严重,青泥镇、嵩湖乡涉及的高岭土非法开采点有10余处,非法开采导致约43亩林地破坏,被叫停并要求在7月底前全部回填复耕复绿。
  据了解,与此前环保部设立的六个督查中心不同的是,督查中心是环保部的直属机构,一般管不到省级政府,主要针对地市级城市的督查。而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小组是代表中央,重点督察省级政府和领导的责任。
  高安市17家陶瓷企业责令限期整改   多因粉尘污染或污水问题
  8月3日,据高安市《关于严肃查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举报环境污染问题的通报》披露,高安市红梅瓷厂生产时存在粉尘污染、废气直排、噪声扰民等问题。
  7月30日下午,高安市环保局相关工作人员赶赴现场调查核实,调查组分别实地查看新红梅和老红梅瓷厂。新红梅瓷厂企业已经停产一个月,正在进行线路检修和环保设施完善;老红梅瓷厂西面的生产线还在正常生产,调查组检查了脱硫塔、喷雾干燥塔,除尘设施和废水处理设施的运行情况,并约谈了企业负责人。经环保部门现场核实,新红梅已从6月30日始全厂停产检修,老红梅也只有一条生产线在生产,从日常监察和例行监测中以及环保局现场核查情况看,目前没有发现直排废气的情况。举报的粉尘、噪音污染扰民基本属实:由于企业新建之时,属城市偏僻处,但随着城市发展和外扩,企业已处于居民区,企业生产时产生的粉尘和噪声对周边居民确有不利影响。
  高安市环保局对新老红梅瓷厂提出限期整改要求。其中,新红梅整改措施情况:建设原料进出口自动冲洗平台、原料堆场大棚(已完成90%)、原料转运喷淋防尘设施、原料压机除尘装置(已全部完成),购置吸尘洒水车、道路及车间粉尘进行洒水清扫和固体废物存放场地规范建设。老红梅整改措施情况:建设完善原料进出口自动冲洗平台、原料堆场大棚(已完成60%)、原料转运喷淋防尘设施(已布置7个洒水降尘点)、原料压机除尘装置(已全部完成)、购置吸尘洒水车、道路及车间粉尘进行清扫洒水和固体废物存放场地规范建设等方面。
  针对高安市杨圩镇金三角陶瓷厂造成附近庄稼和植被枯死问题,高安市环保局调查发现,反映造成附近庄稼和植被枯死的问题基本属实。通过对厂区周边的庄稼和植被调查,发现厂区四周都有植被,厂区东北方向松树叶子稍有变黄的情况。厂区北边、东北、东边方向都有庄稼,其中北边庄稼长势良好,东北方向和东边大约有十亩左右的庄稼长势有差异,有少量的黄叶。市环保局下达了限期整改决定书,责令金三角陶瓷对存在的干燥塔喷淋设施加药不科学、部分雨污分流不彻底、原料车间圆筛口没有除尘设施、喷雾干燥塔排放口粉尘超标等问题限期整改高位。对公司粉尘超标的违法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进行立案处罚。
  到目前为止,金三角陶瓷雨污分流不彻底情况基本整改到位,调整喷淋加药部位和加装圆筛口除尘设施正在实施当中。对周边农作物的影响,已要求杨圩镇人民政府对受损的庄稼和植被进行损害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已签订了赔偿协议书。
  另外,信访人还反映,高安市陶瓷企业有11家位于建筑陶瓷产业基地、2家位于新世纪工业园、1家位于高安市太阳镇、1家位于高安市独城镇;此外还有欧陶原料、田南镇瑞明陶瓷(经查,田南镇没有此企业)共18家企业,存在环保审批、违规排放废水、废气,原料堆放区域和周边农田河流污染问题。其中,除康尔居陶瓷、中阳陶瓷三家正在办理“三同时”验收手续外,其他企业也通过了“三同时”竣工验收,上述企业都经过了环评审批,信访人反映的废水废气违规排放的问题不属实。
  关于厂区原料区域污水横流和园区晴天灰尘滚滚的问题。神州陶瓷、金刚石陶瓷原料棚盖率不足,其余13家陶瓷企业原料大棚老化破损、排水不畅,遇大雨时雨水确会造成原料区域积水现象。此外陶瓷企业物料进出量大,部分陶瓷企业原料进出口未建设自动冲洗平台,部分原料运输车辆超载和未盖篷布、沿路抛洒,园区内确有一定程度的扬尘污染现象。信访人反映的厂区原料堆场污水问题属实,园区晴天扬尘污染问题属实。
  关于附近河流鱼虾绝迹,水田耕地减产的问题。目前,建陶基地内陶瓷企业均建有配套的生产废水回收处理、循环利用设施,生产废水实现了“零外排”;建陶基地已建有完善的雨污分流管网和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全部生活污水均通过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统一排放。但由于建陶基地内陶瓷企业集中,污染物排放总量较大,虽经环保处理,但对周边一定区域内的农业生产和污水处理厂排放口下游水体造成影响。信访人反映河流受污染、水田耕地减产的问题属实。
  高安市环保局责令,金刚石、神州2家陶瓷企业限期整改,在2016年8月31日前完善原料大棚建设;建设原料进出口自动冲洗平台,确保出厂原料车冲冼干净,不得带泥上路,于2016年9月30日前完成。其余13家陶瓷企业限期整改,对原料棚进行维护修缮,防止棚上雨水漏入原料,所有维护修缮工作于
2016年8月31日前完成;建设原料进出口自动冲洗平台,确保出厂原料车冲冼干净,不得带泥上路,于2016年9月30日前完成。全部15家陶瓷企业立即改正,将露天堆放的原料立即入棚,于2016年8月15日前完成。
  萍乡、上高县3家陶瓷企业被限期整改   上高县一煤气站长被行政拘留
  7月23日,萍乡市环保局发布《关于“正大陶瓷厂有五座煤气发生炉、七座窑炉,废气直排,生产垃圾乱堆乱放,污染环境”信访件的调查处理结果》表示,正大陶瓷自生产运行以来,从总体上说,废气、废水排放基本上能达到国家排放标准,但仍存在部分环保设施运行不稳定情况,如窑炉、喷雾干燥塔废气曾出现超标排放现象,对此违法行为,2014年6月,湘东区环保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对其进行了查处。
  村民反映废气直排与实际情况有出入,该厂七座煤气发生炉都安装了电捕焦油除尘设施和脱硫设施,但存在脱硫设施运行不正常现象,导致窑炉外排废气中二氧化硫超标排放。
  村民反映生产垃圾乱堆乱放与实际情况有出入,该厂设有专用的工业废渣堆场,但工业废渣堆场建设不规范:一是未设置堆场挡墙和地面径流废水处理设施,二是工业废渣渗杂了厂内部分生活垃圾,导致生活垃圾腐臭异味的产生。
  另外,正大陶瓷煤气发生炉脱硫设施存在运行不正常现象,导致窑炉外排烟气中二氧化硫超标。工业废渣堆场掺杂部分生活垃圾,导致工业废渣堆场腐臭异味产生。工业废渣堆场未设置围挡,未建设地面径流废水处理设施。
  对此,湘东区环保局要求正大陶瓷“限制生产、立案处罚、限期整改”,针对该厂窑炉废气二氧化硫超标的违法行为,湘东区环保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九十九条的规定,于2016年7月22日依法对该厂下达了“限制生产(四条窑炉生产线中一条停止生产),并处五十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针对该厂工业废渣堆场不规范问题,2016年7月22日,湘东区环保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依法下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改正(于2016年8月15日前完成工业废渣堆放场覆土,于2016年10月31日前完成工业废渣堆放场围挡建设),并处五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7月25日,上高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针对群众反映的上高县锦河污染问题进行调查,对该县锦河流域饮用水源一、二级保护区进行了检查,并对城区自来水取水口、出水口进行了取样监测,未发现任何异常,源水、自来水并无异味。
  7月26日,宜丰县环保局派出3名环境监测人员对宜丰和上高交界断面凌江新桥进行了水样提取及监测分析。经调查,群众反映的“上高县的锦河是上高县的饮用水源,受上游污染,导致锦河水质变差,河水带有一股煤油味”在2016年1月18日至1月20日情况属实。当时,接到群众举报后,该市对此高度重视,立即组织市、县两级环保部门展开调查。
  经检查发现江西天朗陶瓷有限公司违法排放含酚废水、江西凯利化工有限公司生产废水超标排放。针对检查发现的环境违法行为,市环保局责令江西天朗陶瓷有限公司立即停产整改,消除污染,并处以10万元罚款,同时由宜丰县环保局对直接责任人煤气站站长谢兴良移送公安机关给予行政拘留7天;责令江西凯利化工有限公司停产整改,消除污染,经市环保局验收合格后方可试生产,并处以20万元罚款。
  针对群众反映的上高县田心镇坑林村金汇翔建材有限公司污染问题,7月22日18时至19时,上高县环保局监察大队执法人员对宜春金汇翔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该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气经3台大功率排风机通过60米高排气筒排放。该公司2014年7月投产,但未进行环保竣工验收,未按环评要求安装双碱法脱硫除尘器。对此,上高县环保局责令该企业立即停产整改,按照环评要求安装一台双碱法脱硫除尘器,并处以8万元行政处罚;同时要求该企业于9月
30日之前完成补办环保验收手续。如届时未按要求整改到位,则关停取缔。
  广西5家陶瓷企业被查 其中2家要求停产整治
  7月28日,梧州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藤县中和建陶工业园因环境污染问题被群众举报。据通报,藤县中和陶瓷产业园签约入驻的20家陶瓷企业,基本执行环保审批制度。目前已建成投产的企业有9家,除广西新中陶陶瓷公司、广西宇豪建材限公司的生产项目目前尚未申请环保验收外,其他生产线均已通过环保验收。
  经当地环保部门调查,群众举报反映问题部分属实。虽然工业园区所有企业已按要求建设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污染物处理设施,未发现直排现象,但部分企业因处理设施不正常运行导致监测结果超标。现场检查发现园区2家企业超标排放。园区内个别企业煤焦油未按危险废物管理名录要求规范化管理。由于部分原料运输车洒落物料、园区道路未完全硬化、部分场地仍在进行土方作业等原因,园区内扬尘较多,粉尘污染问题确实存在。
  针对以上问题,藤县政府、藤县环保局等部门采取了以下处理措施:对宇豪公司脱硫塔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指标超标和佳和美公司喷雾塔颗粒物、氮氧化物指标超标等情况立案调查;要求园区内企业严格按危险废物管理名录及相关要求对煤焦油等危险废物进行规范化管理;督促运输车辆采取防止物料洒落的措施,减少扬尘。
  此外,针对广西新中陶陶瓷公司、广西宇豪建材公司久试未验问题,7月25日,梧州市政府分管负责人带队到现场检查,明确要求上述两家企业停产整治,未完成整治的不得擅自恢复生产。
  7月25日,广西贺州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严肃查处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群众举报环境污染问题的通报》,据群众举报,广西贺州市八步区仁义镇八桂工业区内有3家陶瓷厂,自2013年起排放有刺鼻煤气味的气体,且生产过程中产生粉尘较大,造成空气污染。陶瓷厂的废水排入农田,导致农作物枯死。
  被举报的3家陶瓷企业分别为广西恒希建材有限公司、广西金门建材有限公司和广西挺进建材有限公司。据通报,3家陶瓷企业都已经获得环评批复和竣工环境保护验收。
  广西恒希建材有限公司已按照环评要求配套了三级旋风除尘器+水膜脱硫除尘塔,布袋除尘器以及干法脱硫塔等废气治理设施,2016年6月8日对该公司喷雾干燥塔排放口、辊道窑排放口的废气监测数据表明:排放废气中的二氧化硫、烟尘、氮氧化物、氟化物等因子均达到废气排放标准,生产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广西金门建材有限公司目前正在办理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手续。已按环评要求配套了水膜脱硫除尘塔,布袋除尘器等废气治理设施,生产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广西挺进建材有限公司目前正在办理竣工环境保护验收手续。已按环评要求配套了三级旋风除尘器+水膜脱硫除尘塔,布袋除尘器以及干法脱硫塔等废气治理设施,生产废水循环使用不外排。
  经调查,该3家陶瓷企业生产废水均不外排,生活污水经处理后排入农灌渠进入贺江,没有发现农作物枯死现象,2015年存在洪水淹没部分农田,导致农田受损,目前已初步达成赔偿协议。针对发现的问题,环保部门对3家陶瓷企业立即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责令3家陶瓷企业限期整改。

摘要:
今年以来,山东、河南、江西等产区因环保重压而导致的大面积停产,并没有缓解陕西产区因市场低迷而造成的销售压力。近日,记者对陕西千阳、富平、三原、韩城等产区陶瓷企业产销情况进行调查时了解到,今年进入淡季以来,多数陶瓷企业处于高库存的状态,且有一些陶瓷企业为缓解市场压力而停掉了部分生产线。
  今年以来,山东、河南、江西等产区因环保重压而导致的大面积停产,并没有缓解陕西产区因市场低迷而造成的销售压力。近日,记者对陕西千阳、富平、三原、韩城等产区陶瓷企业产销情况进行调查时了解到,今年进入淡季以来,多数陶瓷企业处于高库存的状态,且有一些陶瓷企业为缓解市场压力而停掉了部分生产线。
  【12条生产线停产】
  据本报2014年底建陶产能调查显示,陕西省拥有建陶生产线48条,日产能80万平方米。从2015年至今,除了韩城新建了3条生产线外,其他产区新建生产线寥寥无几,产区规模基本趋于稳定。
  与其他产区一样,在近两年产能过剩、市场低迷、竞争加剧的形势下,陕西陶瓷企业承受了巨大的销售压力,旺季不温不火,淡季则销量下滑。
  “今年市场行情不好,感觉比去年还难做。”这是记者调查期间听到最多的话。这种观点也在很多陶瓷企业得到了印证。“满市场跑的都是业务员,行情的确比较差。”一陶瓷企业人员说。今年进入淡季以后,在多重压力和冲击下,陕西产区部分陶瓷企业销量萎缩,库存则不断攀升。
  “现在的压力主要在库存。”富平县一家陶瓷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巨大的库存和资金压力下,一些陶瓷企业选择关停部分生产线来缩减产量、缓解压力。
  据多方了解、粗略统计,目前陕西千阳、富平、三原、韩城等产区停产的生产线有12条。其中,千阳县有3条生产线停产,富平县4条生产线停产,三原县4条生产线停产,韩城市1条生产线停产。据相关人员透露,去年以来,陕西隆达、新奇等陶瓷企业停产倒闭,近期新奇陶瓷经过重组后又有部分生产线恢复生产。
  此次停产的生产线涉及抛釉、外墙砖、内墙砖、小地砖多个品类。其中,内墙砖、外墙砖停产较多,在销售上承受的压力比较大。一家陶瓷企业销售总监告诉记者“我们的釉面砖、仿古砖卖的还可以,但是外墙砖一直在拖后腿”。
  【在夹击中求生存】
  陕西省位居我国中部,横贯东西,兼跨南北,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然而在建陶产业发展上并没有占据有利的区位优势。
  据了解,陕西陶瓷企业的销售区域性比较强,基本以西北市场为主,但近年来湖北、江西、河南、山西、四川、山东等产区陶瓷企业对西北市场不断的“入侵”和“蚕食”,特别是河南、山西、甘肃等陶瓷产区的崛起,对陕西陶瓷产业发展形成了夹击之势,给当地陶瓷企业销售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
  “甘肃、山西产区规模相对较小,真正对陕西冲击比较大的还是河南、湖北、江西等产区。”一陶瓷企业营销总经理表示,“今年4、5月份,周边一些产区陶瓷企业做活动、打款降价,个别产区还对销量大的经销商进行授信,对陕西陶瓷企业销售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他看来,运费下跌也是陕西企业受到冲击的主要原因。“以到湖北为例,从湖北到西安运费大概为120多元,而我们到西安的运费也要40元左右,运费差距只有几十元,一片砖大概只差1元,而我们每片砖的成本要比湖北高2至3元”,根本没有优势。
  而导致成本偏高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陕西原料不足。“相对于周边产区来说,原料不足是陕西产区的一个短板,
本来其他产区的原料就比我们便宜,再加上运费,我们的成本要高出不少。”该营销总经理表示。
  陕西宽体窑并不多,单线产能也不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生产成本。另外,交通物流制约、产品升级相对滞后等也是陕西陶瓷企业竞争力不足的重要原因。
  【升级产品拓展空间】
  面对多重压力,陕西陶瓷企业加快了转型升级步伐。特别是通过更新设备和工艺,提升产品质量、加快产品更新换代增强市场竞争力。
  彩美陶瓷吴敏娜告诉记者,近两年彩美陶瓷持续加大投入,采购新设备、采用新工艺,提升了产品质量,赢得了客户的肯定和认可。
  同时,陕西陶瓷企业也紧跟行业发展脚步,多家企业转产目前市场热销的金刚釉产品。华达陶瓷是陕西较早推出金刚釉产品的厂家,华达陶瓷总经理张挺松表示,我们就是要通过持续创新,开发更多适销对路的产品,通过加强厂商合作、实现厂商共赢。
  科发陶瓷非常注重产品的转型升级,产品以质量稳定而著称。“近期我们的产销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无论是抛光砖还是全抛釉,市场认可度都比较高。”科发陶瓷营销总经理宋崇庆表示,“8月底,我们还要推出金刚釉产品”。
  另外,更多的陶瓷企业将窑炉改成了宽体窑,增加了产能,降低了生产成本,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综合来看,陕西陶瓷企业虽然暂时面临一些困难,但仍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我们不但要推动产品升级,也将加快品质化、差异化、品牌化发展,提升陕西陶瓷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塑造陕西陶瓷品牌。”一陶瓷企业负责人说。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